藏宝图两肖两码中特|一肖两码中特免费公开
滿族情況介紹
時間: 2015-08-07 16:05:40 來源: 省民委

 
滿族情況介紹
 
 
一、歷史沿革
東北地區的“白山黑水”是滿族的故鄉。滿族的起源,可以追溯到兩千多年前的肅慎以及后來的挹婁、勿吉、靺鞨和女真。
肅慎人是東北地區最早見于記載的居民之一,他們生活在長白山以北,東濱大海以及黑龍江和烏蘇里江流域的廣大地區。肅慎人以狩獵游牧為主業,擅騎射,性勇猛。早在舜、禹時代,肅慎人就與中原地區建立了聯系。西周初(公元前11世紀初)肅慎部曾向周朝進獻“楛矢石砮”。《左傳》記載:“肅慎、燕、亳”為周代的“北土”。
戰國以后,肅慎人改稱挹婁,有時仍沿用舊稱。挹婁人也用“楛矢石砮”狩獵,種五谷并長于養豬,能織麻布,會造小船。三國以后,挹婁人屢次向中原王朝進貢,直接臣屬于中原王朝。“挹婁貂”在三國時是當時社會上的珍品。
南北朝、隋、唐時期,肅慎、挹婁的后裔,相繼以勿吉、靺鞨的名稱出現,人口發展多達數十個部落。靺鞨后來發展為粟末、白山、伯咄、安車骨、拂涅、號室、黑水等七部。
唐代,大祚榮以粟末靺鞨為主體,在松花江上游、長白山北麓一帶,建立地方政權“振國”。唐開元元年(713年),大祚榮被唐朝冊封為“渤海郡王”,加授“忽汗州都督”,從此便以渤海為號。渤海國的政治、軍事制度,均按唐制建立,使用漢字。國王的更替,皆受唐王朝的冊封。唐玄宗時,渤海與唐保持了密切關系,入唐的貢使幾乎每年都有,多次派遣學生到唐都長安的太學學習。中原地區的政治、經濟和先進的科技、文化的影響,促進了渤海的農業和手工業的迅速發展,尤其是冶鐵和織綢更為有名。
渤海建國前后,黑水靺鞨經常向唐朝進貢。唐開元十三年(725年),唐朝在黑水靺鞨地區設黑水軍,隨后設黑水府,分別授黑水靺鞨各部首領都督、刺史等官,并置長史監之,賜姓李氏。以云麾將軍領黑水經略使,隸幽州都督,成為唐朝在黑龍江流域設置的直屬地方機構。當渤海強盛時,部分黑水靺鞨人為其部屬。遼亡渤海后,南遷渤海部民,而黑水靺鞨隨之向南遷徙渤海故地,逐漸取代渤海而興。五代時黑水靺鞨稱為“女真”,遼時為避遼興宗耶律宗真諱,改稱女直。此后,女真這一稱呼代替了靺鞨,一直沿用到明代末年。
遼代女真人大體可分為三部分。居住在遼東地區的女真人,被稱為熟女真或系遼籍女真;居住在松花江以北廣大地區的女真人,被稱為生女真,或不系遼籍女真;居住在兩者之間的被稱為回霸(一作回紇)女真。生女真中的完顏部,由于鐵的傳入和使用,生產發展較快。在首領完顏阿骨打的領導下,起兵反遼并建立金朝。金朝建立以后,與北宋聯合滅遼,不久又南進,取代北宋王朝,形成與南宋并立的局面。
金朝占領中原地區以后,貞元元年(1153年)遷都于燕京,實行“南遷北徙”的政策,女真人最初遷徙到燕山一帶.以后定居在華北地區,而漢人逐漸向北遷移。定居在中原的女真人,在漢族和周圍環境的影響下,逐漸與漢族融合。蒙古滅金以后.他們被列在“漢人”等級中,說明與漢族已無明顯的差別。留用在東北地區的女真人,相對來說仍然比較落后。
元代女真人,一部分居住在遼陽等路的轄區內,與漢族雜居共處,逐漸與漢族融合;一部分散處在合蘭府水達達等路,即以今黑龍江省依蘭縣為中心,分布于松花江流域和黑龍江中、下游,東達海岸的廣大地區。元“設官牧民”,在這一帶地區先后設立五個萬戶府和東征元帥府,在烏蘇里江流域設立兩個千戶所,在黑龍江下游設立萬戶府,通過當地民族上層“因俗而治”。
明代女真人按其地理位置和社會發展程度,分為建州女真、海西女真和東海女真(明稱野人女真)。建州女真分布在撫順以東,以渾河流域為中心,東達長白山東麓和北麓,南抵鴨綠江邊。海西女真分布于開原邊外,輝發河流域,北至松花江中游大轉彎處。東海女真分布于建州、海西女真以東和以北地區,大體從松花江中游以下,迄黑龍江流域,東達海岸。在社會經濟長足發展的情況下,女真人從狩獵和游牧走向了定居,其經濟也從過去的狩獵經濟,轉為主要從事農業,輔之以狩獵和采集。從社會形態和階級關系上看,已經出現了奴隸主和奴隸階級,清人福格在《聽雨叢談》中說:“滿洲有稼穡,有城堡世居之民”,“數十巨族,則各踞城寨,小族亦自主屯堡,互相雄長,各臣其民,均有城廓。土著習射獵,知稼穡”。明王朝在廣大的女真地區設立了380多個羈縻衛、所,又在黑龍江與恒滾河匯合口對岸的特林地方,設立奴兒干都指揮使司,封女真各部首領為都督、都指揮、千戶、百戶、鎮撫等職,給予敕書、印信、衣冠和鈔幣,并規定了朝貢與馬市的時間與待遇,加強了明朝對東北地區的直接統治。明初以降,以奴兒干都司為中心,在東北地區建立了六條交通干線,設驛站40多座,形成了四通八達的交通網,進一步促進了女真與漢區的經濟文化交流。
明中葉以后,女真各部互爭雄長,經常征戰,形成互相殘殺的混亂局面,女真人民遭受了極大的痛苦。清太祖努爾哈赤是建州左衛猛哥帖木兒的六世孫,具有卓越的政治和軍事才能,他順應歷史發展的潮流,開始了統一女真各部的戰爭。努爾哈赤十歲喪母,十五六歲時在阿臺家被俘,遼東總兵李成梁見其伶俐,置于部下,在軍中屢立戰功。十九歲時乘機從李成梁處“飏去”。后來入山采集山貨,往來于撫順馬市等處,熟悉漢人地區的情況,受漢文化影響較深。他起兵后,先后被明朝封為指揮使、都指揮使、都督簽事和龍虎將軍等。從明萬歷十一年(1583年)起,努爾哈赤先后用11年時間,統一了建州女真,并挫敗葉赫等9部聯軍三萬人的進攻。萬歷四十一年(1613年),又兼并了海西女真中的哈達、輝發和烏拉三部。與此同時,在對東海諸部的用兵中,也不斷地取得勝利。在30多年時間中,努爾哈赤將東至海濱、西達開原、北抵嫩江流域、南至鴨綠江廣大地區分散的女真各部全部統一起來。
努爾哈赤在統一女真各部的過程中,采取了一系列發展經濟的措施,加強了與漢區的聯系,促進了女真社會的經濟發展,出現“滿洲民殷國富”的局面。同時,在政治和軍事上進行改革,萬歷十五年(1587年),在二道河畔建立費阿拉城,六月“定國政”,確立了保護私有財產的法律。在統一女真各部的過程中,努爾哈赤對狩獵組織牛錄,進行了創造性的改造,建立了著名的八旗制度,對后金及清王朝的歷史,以及滿族社會歷史的發展,產生了重大影響。明萬歷四十四年(1616年),努爾哈赤在赫圖阿拉(今遼寧新賓滿族自治縣)建立大金國,自稱“英明汗”,史稱后金。后在統一女真各部和對明朝的戰爭中,先后將都城遷至遼陽東京城和沈陽。天命十一年(1626年),清太宗皇太極繼位后,改元“天聰”。八旗蒙古和八旗漢軍在這一時期陸續組建完成。天聰十年(1636年)皇太極改國號“大清”,建元崇德。努爾哈赤和皇太極為鞏固和發展后金政權,進行了堅持不懈的努力,為清朝統一全國奠定了基礎。
清順治元年(1644年),清軍入關,逐步統一全國,從此開始了滿族貴族對全國的統治。
清初,在漢族封建制度的影響下,滿族在關外既有的奴隸制和農奴制加速向封建地主經濟轉化。這個轉變過程,充滿了激烈的階級斗爭,也包括了自上而下的改革。滿、漢統治階級逐步結合,階級矛盾和民族矛盾趨于緩和,社會經濟也漸次恢復并走向繁榮。康乾盛世,國內安定,疆域空前遼闊,封建經濟發展,人口激增,民族關系融洽。
康熙初,占據南方數省的吳三桂、耿精忠、尚可喜“三藩”,漸成割據之勢,對國家的統一造成極大的威脅。康熙帝果斷決定撤藩,在全國人民的支持下,展開了平定三藩的戰爭。京旗滿族、各地駐防八旗、乃至東北三省的八旗人丁,多有調往前線參戰的,為平叛和鞏固國家的統一立下功績。17世紀,沙俄在我國西北邊疆地區勾結蒙古準噶爾部噶爾丹汗,不斷進攻和騷擾蒙古地區,康熙二十九年(1690年),噶爾丹一度逼進內蒙古烏蘭布通地區,距北京僅七百里,京師震動。裕親王福全率八旗軍,在烏蘭布通與噶爾丹展開大規模激戰,擊敗噶爾丹部。康熙三十五年(1696年),康熙帝親率大軍,在昭莫多地區與噶爾丹叛軍決戰,基本殲滅了叛軍主力,取得了平叛戰爭的決定性勝利。此后,經雍正至乾隆70年的斗爭,摧毀了準噶爾貴族集團分裂勢力。在這場持續數十年的戰爭中,八旗官兵大量開赴戰場,英勇奮戰,維護了祖國統一。
在保衛祖國邊疆,制止外國侵略方面,滿族也做出了自己的貢獻。17世紀中葉以后,沙俄不斷侵入我國黑龍江流域。康熙二十四年(1685年),康熙帝派遣滿族都統彭春率領八旗兵和水師,驅逐沙俄侵略者,保衛了國家領土主權,保護了當地人民。1689年,中俄兩國在平等基礎上簽訂了《中俄尼布楚條約》,劃定了國界,此后兩國邊界地區保持了一百多年的正常關系。乾隆后期,英國殖民者支持下的廓爾喀統治者,武裝進攻西藏地區,乾隆五十六年(1795年),清派遣滿族大學士福康安等率大軍入藏,在西藏人民的支持下,擊敗了廓爾喀,保障了西藏邊境的安全,粉碎了英國殖民者的陰謀活動。19世紀初,英國殖民者又指使張格爾多次進擾新疆邊境地區,道光帝遣滿族大學士長齡率新疆滿、漢兵迎擊,并調東北及各地駐防旗人馳援,活捉張格爾,再一次粉碎了英國殖民者侵奪中國領土的企圖。
康乾時期,中國版圖東起庫頁島,南及曾母暗沙,西達蔥嶺,西北至巴爾喀什湖,北跨大漠,東北連外興安嶺,疆土約1250多萬平方公里,幅員遼闊的多民族國家進一步鞏固。
1840年鴉片戰爭后,中國淪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。滿族同全國各族人民一道,為保衛祖國獨立維護民族尊嚴,同外國資本帝國主義侵略者進行了英勇抗爭,付出了鮮血與生命的代價。
1842年5月,英國侵略者全力進攻兩浙海防重鎮乍浦,這里也是清代八旗駐防地之一。駐守在乍浦城郊天尊廟的旗兵,在佐領隆福的率領下,連續擊退英軍的五次進攻,殺傷大量敵軍,擊斃英軍十八團湯林遜中校。276名滿族官兵,幾乎全部犧牲,甚至外國記載也認為乍浦滿兵是頑強的戰士。7月,英軍進攻鎮江,駐守當地的旗兵1000余人,在副都統海齡的率領下,殊死奮戰,城陷后又堅持巷戰,終因力量懸殊,全部壯烈殉國。恩格斯在贊揚鎮江守軍的英勇精神時指出:“如果這些侵略者到處都遭到同樣的抵抗,他們絕對到不了南京。”第二次鴉片戰爭中,沙俄殖民者強占我國東北邊疆100多萬平方公里的領土,當地滿、漢各族人民,為捍衛祖國領土、反對沙俄侵略和殖民統治,進行了英勇斗爭。1894年中日甲午戰爭中,日軍侵占我國遼東大片領土,激起當地漢、滿、朝等各族人民的強烈反抗,他們紛紛組織團練抗擊日軍,滿族魁福、錫壽等都是著名的團練首領。在保衛遼陽的戰斗中,滿、漢人民英勇抵抗,一月之內4次挫敗日軍進犯。1900年義和團運動爆發,北京、東北三省、河北和山東各地滿族人民,積極投身反帝愛國斗爭。東北崇信義和團的滿族副都統晉昌,率領八旗士兵(育字軍)數百名,一舉攻下法國教堂,槍殺中國百姓的法國人紀隆也被義和團處死。1911年,辛亥革命爆發,滿族擁護革命者不在少數。廣州、成都等地的駐防八旗,與革命黨人達成和平協議;杭州、荊州等地的駐防旗人,曾與革命軍有過短暫交火,但很快就轉為和平解決;在東北各地,滿族鮑化南、何秀齋等領導了鳳城等地的武裝起義;滿族知識分子寶昆、田亞斌與同盟會員張榕(漢軍旗人),在奉天組織了“聯合急進會”,提出建設“滿漢聯合共和政體”的主張。滿族人民廣泛地參與辛亥革命,表明了滿族人民在反抗封建統治的斗爭中,與全國各族人民在階級利益上的一致性。
辛亥革命,清廷覆亡,旗營解散,糧餉停發,八旗制度徹底垮臺,對滿族的影響是巨大的。八旗制度枷鎖的打破,使滿族從被少數貴族奴役、驅使和戰爭的生活中解放出來,但在軍閥統治時期嚴重民族歧視的背景下,他們從賴餉而食轉向自謀生計,經歷了一個痛苦的過程。而從軍閥統治到國民黨時期,動蕩不安的社會狀態以及日本帝國主義對華侵略,更加劇了滿族的困苦。
生活在農村中的滿族,以東北地區廣大農村較為集中,他們與漢族人民一樣,身受帝國主義、封建地主和反動軍隊的重重壓迫,生活狀態痛苦不堪。清末以來東北農村中的旗地高度集中在極少數的地主手中,失去土地的滿族人民流離失所。根據東北三省一些滿族聚居地的調查,占人口總數10%左右的地主、富農占有百分之70%以上的土地。租種地主土地的滿人,土地較好的要與地主對半分糧,土地瘠薄的則與地主四六或三七分糧。交租之外,還要為地主干各種雜活。貧苦的滿族人民如遇天災人禍,不得不向地主、高利貸者借錢,受到殘酷的高利貸盤剝,一般年息三至八分不等。雇工所受的剝削更重,勞動時間長,早晨起五更,晚上點燈完,工錢卻很少。據鳳城縣的實地調查,長工一年的收入最多不超過100元(舊幣)。打短工、零工的收入更少,每天只能收入五六角。即使如此,到了農閑季節短工零工也難找到雇主,受到失業的威脅。此外還有苛捐雜稅,辛亥革命以后,農村在反動軍閥和帝國主義勢力的統治下,稅種多如牛毛,門戶費、協和費、建校費、雜費、綜合費等,這些極其沉重的苛捐雜稅又必須在指定的時間內交完,否則就要被罰、被打,甚至被抓進牢獄。日偽時期,日本帝國主義搞“開拓團”經營農業,霸占了農村大片土地,滿人生活更加悲慘。在日本人實行的“糧谷出荷制度”下,秋收后,農民的所有收成均須上繳,然后靠“配給制”發給糧食來生活,在地主、村長、屯長和配給店老板的層層克扣下,糧食到農民手中所剩無幾。還要為日偽服兵役,做勞工。牛馬不如的勞工生活奪去了許多人的生命。修筑秘密軍事工程的勞工,完工后即被集體屠殺。
生活在城市中的滿族,在東北主要集中在東北各大城市中,在日本帝國主義和官僚買辦資本開辦的工礦企業中,滿、漢各族工人遭受殘酷剝削,工資極低,隨時受到監工的任意凌辱。而且,工礦中各種事故頻發,生命也缺乏保障。
內地各省的滿族,主要是京旗滿族和各地駐防八旗的后裔,集中在駐防地及其周圍的大小城市中。在京畿地區,清室貴族、高官后裔中,極少數利用祖產開辦了一些商鋪,多數人靠出賣房產、珠寶、字畫為生,坐吃山空。1931年9月,北平報刊出現“鐵帽子王拉洋車”的新聞。過去的皇親國戚也有在街頭打小鼓、賣破爛為生的。下層滿族人生活更為悲慘,多數當工人、打零工、車夫、手工業者、小商販和公教人員,在軍閥和國民黨統治下過著朝不保夕的生活。此后,民族歧視嚴重的情況下,滿族人被迫改為漢族,否則不是找不到糊口之處,便是丟掉已有的工作、職務。他們被迫隱匿民族成分,流徙四方。廣州滿族,做小商販和手工業者占有勞動能力人口的60%以上,成都、荊州等地,做零工、拉人力車等也成為滿族人的主要職業。沒有固定收入,經常失業,生活困苦不堪。各地滿族中知識分子不少,一般是公教人員和科學藝術工作者,在民族歧視的環境中,他們工作極不穩定,工資微薄,加上物價飛漲,生活也十分困難。
在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中,滿族人民踴躍參加,為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作出了自己的貢獻。1931年“九一八”事變后,滿族人民迅速掀起了抗日熱潮,紛紛參加義勇軍、抗日會及紅色游擊隊等組織,采取各種形式打擊日本侵略者和漢奸。紅色游擊隊在戰斗中日益壯大,聯合其他抗日武裝,于1935年成立抗日聯軍,轉戰東北各地,大批滿族人民參加抗日聯軍,師長以上的滿族將領就有王光宇、張蘭生、陳翰章、關化新、伊俊山等,他們在中國共產黨的培養和領導下,成為抗日聯軍的骨干,在抗日戰爭中建立了功勛。全面抗戰爆發后,廣大滿族人民積極支援八路軍、新四軍等抗日力量,堅持抗日戰爭。滿族關向應曾任八路軍120師政委,參預開發晉綏抗日根據地的工作。后又隨賀龍挺進冀中,鞏固冀中平原抗日根據地,成為中國人民解放事業中的杰出指揮員和無產階級革命家。
公元12世紀,金朝女真人中,出現了一種社會組織,稱為“猛安謀克”。猛安為部落單位,謀克為氏族單位。起初,1猛安可包括8至10個謀克,其首領稱為“勃極烈”。金朝建立前,定制為每300戶為1謀克,10謀克為1猛安。猛安謀克不僅是軍事組織,也是兵民一體的社會組織。所有組織成員,出則為兵,入則為民,并占有一定的土地。金朝最高統治者通過宗室、將領控制著猛安謀克組織。進入中原后,猛安謀克制度又推廣于“歸附降人”,包括漢人和契丹人。金熙宗在位期間(1135-1137年)發展為軍事、生產和地方行政機構三位一體的封建化組織。按金朝官制:猛安為從四品,掌管軍務,訓練武藝,勸課農桑,并同諸防御州的防御使一樣,負有“防捍不虞,御制盜賦”的任務。謀克為從五品,掌撫輯軍戶,訓練武藝,并負有除不管理常平倉之外縣令所有的職權。謀克之下分設村寨,50戶以上設寨使1人,以按比戶口,催督賦役。猛安謀克人戶平時在訓練之余,從事農業生產。有戰事則丁壯接受征發,自置鞍馬器械出征;其家口仍留家生產。猛安謀克制度,作為女真族創建的一種軍政合一的社會組織和制度,在對外戰爭與對內統治等方面,尤其是在前期,曾起到重要作用:促進了當時分散的女真各部結成為一個統一的女真族;在滅遼攻宋戰爭中,大大增強了女真兵的戰斗力;在猛安謀克組織下的大批女真人迅速遷到新占領地區屯駐,鞏固了對新征服地區的統治;同時,對于大量新征服地方采用猛安謀克編制,減弱了當地人的反抗。此后,分散各地的女真猛安謀克戶往往將所受田土租與漢族佃農耕作,收取地租。猛安謀克不事生產又疏于訓練,戰斗力逐漸衰弱。它與后金及清代的八旗制度頗有類似之處。
清太祖努爾哈赤在統一女真各部的過程中,對狩獵組織牛錄,進行了創造性的改造,建立了著名的八旗制度。牛錄原為女真人氏族制時期的生產和軍事組織,行軍或出獵時,各依所屬族、寨行進,每十人為一個行進單位,設“牛錄額真”為首領(牛錄是箭,額真是主的意思)。努爾哈赤在此基礎上進行統一組織,規定每三百人編為一牛錄,由牛錄額真(佐領)管理其內部一切事務。每五牛錄為一甲喇,設一甲喇額真(參領),每五甲喇設一固山額真,即旗主(后稱都統)。萬歷二十九年(1601年)初設黃.紅、藍、白四旗,四十三年(1615年)又增設鑲黃、鑲紅、鑲藍、鑲白四旗,合為八旗。有清一代,牛錄及人數時有變化,但旗制始終未變。天聰九年(1635年),皇太極把眾多的蒙古降眾和編在八旗滿洲下的一部分蒙古人,正式編成“八旗蒙古”。從天聰五年(1631年)到崇德七年(1642年),又逐步編建了八旗漢軍。至此,八旗組織的三個部分才最后完成,八旗滿洲、蒙古和漢軍,統屬于同一社會組織——八旗之下。
八旗制度作為一種社會與政治合一、兵民合一的組織,對于有效地組織民眾進行戰爭,對清統一全中國,起到了重要作用。清入關后,八旗組織得到進一步加強。入關時的八旗主力,大半留在北京,將京城的內城,全部作為八旗人口的駐地;留在關外東北地方的八旗人口,稱為盛京駐防和寧古塔駐防;以后陸續派往內地各省的八旗,稱為直省駐防;康熙至乾隆時期,擊敗了新疆各部的分裂力量,又陸續建立了以烏魯木齊、伊犁等地為中心的八旗駐防體系,稱為新疆駐防。全國各地通都大邑、關津要道均有八旗駐防,并輔之漢族為主體的綠營軍隊,形成了以北京為中心,以八旗武裝為基礎的對全國的控制體系。
清代滿族人民基本都生活在八旗制度之下,滿族兵丁參加了有清一代幾乎所有戰事,他們一方面為自己的先世赫赫戰功感到驕傲,另一方面,他們為戰爭付出了巨大的犧牲。清代滿族社會生活的最大變化之一,是八旗兵丁由過去關外時期的旗地制,轉變為入關后的旗餉制。八旗是兵民合一的組織,原則上所有成年男丁都是士兵或預備兵,入關前是三丁抽一為兵,隨著人口的繁衍,康熙時五丁抽一,以后有八丁抽一,十五丁抽一等,戰爭緊張時可能會全體披甲上陣,甚至婦女也要承擔農耕、戰爭的后勤保障等事務。而其基本生活來源,是靠八旗分給一定數量的旗地。旗地的產出,不僅要負擔旗兵及其家屬的生活,還要承擔旗兵出征所須的行裝甲械。入關后,八旗兵丁按“計口授田”的舊制,也在京畿地區得到一份田地,但戰事頻發,兵丁們根本無暇耕種,也不愿耕種,同時地少人多的漢族地區也不可能提供足夠的土地分配給他們,于是從入關時,清王朝開始給八旗兵丁發放餉銀和月米,兵餉成為八旗人口的基本生活來源。一般兵丁的餉米,表面上看是豐厚的,但在承擔戰時武器與馬匹等開支及家屬的生活后,就不寬裕了。整個清代,八旗兵額一直沒有增加,而八旗人口大量增長,大量的旗內成丁不能及時挑補當兵,導致一份兵丁的銀米要養活一大家人口的情況。而按照八旗制度的規定,旗內人口不得從事農、工、商各業以謀生計。而且,旗人也不能隨意離開所駐地方,規定京旗人口不能離開駐地四十里,各地駐防旗人不能離開駐地20里。這就是清代社會嚴重的“八旗生計”問題的由來。下層旗兵在八旗制度下日趨貧困化,清廷雖然采取多項措施,力圖解決這一問題,但旗制作為不變的根本國策,旗兵的貧困就無法改變。從階級的角度說,下層旗兵與各族勞動人民一樣,也是被統治階級。
在軍事政治上,八旗軍隊是清政權存在的基石。從民政方面看,八旗制度是清代旗、民分治的有效手段。在清初民族矛盾較為尖銳的情況下,八旗制度將八旗人口與漢族分離,一定程度上緩和了民族矛盾。清中葉以后,旗與民的分隔,也是防止八旗人口消融于漢族汪洋大海中的手段之一。但是,一個民族,全民皆兵,或預備兵,或兵員家屬,不準從事農、工、商各業謀生,對于滿族為主體的旗下人口來說,也是嚴重的束縛,最終成為民族發展的枷鎖。清中葉以后,“八旗生計”成為清代嚴重的社會問題和政治問題。太平天國后,清廷財政危機嚴重,八旗糧餉不能足額發放,八旗人口生活更加困難。此種情況可以簡單地歸納為:人口增加而兵額不增加,物價增長而糧餉反減少。辛亥革命期間,成都駐防旗向新成立的軍政府報告旗人情況說:“闔城旗族約一萬四千余人,其中能自立者不過十分之一、二,余皆家無恒產”。停餉已久,債臺高筑,“旗人束手無策,呼訴無門。”從民族長遠發展的角度說,八旗制度已成為滿族發展的嚴重桎梏。
二、風俗習慣
滿族是個勤勞、勇敢、智慧的民族.也是一個善于博收外來文化并融匯創新的民族。在長期的歷史發展中,形成富有民族特色的風俗文化。
滿族稱姓氏為哈拉(hala),豐富而復雜,極富民族文化特色。最初,一個哈拉就是一個穆昆(家族)。后來隨著人口繁衍、家族分支與隨任駐防調往別處,原來的穆昆又分化出數個新穆昆。一般一個穆昆只有一個哈拉,但也有數個穆昆屬于同一哈拉的情況。歷史記載,滿族姓氏有600多個,在我國各民族的姓氏中,僅次于漢族。與其他歷史悠久的民族一樣,滿族姓氏的起源可追溯到遠古的圖騰崇拜,但就后來的發展看,主要有以居住地為氏和以部族為氏兩種。女真人往往一個穆昆聚居一處,宋元以后,又深受蒙古族的影響,所以稱名而不稱姓。清入關后,民族關系不斷發展,漢軍旗人多有用滿族稱名不稱姓的方式命名的,而滿洲旗人深受漢族文化習俗的影響,有很多用漢字為姓氏,如瓜爾佳氏以音譯改稱為關姓,紐呼祿氏以意譯改稱郎(狼),伊爾根覺羅,又稱民覺羅,改漢稱為趙。也有將滿姓漢語音譯的第一個字作為姓氏的,如佟佳氏簡稱佟,馬佳氏簡稱馬,還有圖、德、大、暴、呼、阿、肇、西、布等姓氏,大多數是將原來的滿姓,用漢字來進行簡稱。對于這種情形,清統治者十分不滿,乾隆以后,清政府多次嚴令禁止,但并沒多大效果。辛亥革命后,絕大多數的滿族人,普遍用漢字姓,或捏改漢姓,使他人不知其為滿族,以至于今天很多滿族人已經不知道自己的老姓了。
滿族及其先民長期居住在山林地區,精于騎射是他們的特技,也在他們的生活習俗中打下深深的烙印。滿族育兒所用的搖車,直到今天,很多農村仍然沿用。兒童初生時,懸弓箭于門前,象征著他未來要成為一個優秀的射手。六、七歲時,即以木制弓箭練習射鵠,稍長,就騎馬佩箭馳騁山林。女人執鞭不亞于男子,姑娘出嫁,弓、箭、鹿皮服是必備之品,結婚時的天地桌上要插上弓和箭。轎車進門,新郎要射三支箭。滿族兒歌與民謠中也留下了深深的狩獵生活的痕跡。
滿族的服飾,男子自頭頂后半部留發,束辮垂于腦后,清入關后,強行在全國推廣,使之成為清代滿、漢、蒙各族的共同發式。女子發式,幼年時期與男孩一樣,稍長,在腦后留有一根或兩根辮子,結婚時開臉上頭,戴鈿子。平時,在頭頂盤髻,有架子頭、兩把頭等樣式。佩戴耳環,有一耳三環的定式。男子的袍褂兩側開叉,腰中束帶便于騎射。其中的“箭袖”(滿語:哇哈)別具特色,是在窄袖口上接一個半圓形的袖頭,形如馬蹄,俗稱“馬蹄袖”,平時挽起,冬季打獵或作戰時放下,覆蓋手背以御寒,后來成為清朝禮節中的一個規定動作。少婦穿寬大的直筒旗袍,天足,著花鞋,有花盆底和船形底等樣式。早期,富人多穿麻布衣服,窮人用狍鹿皮為衣。進入遼沈以后,貴族富人穿綢緞,平民則著布衣,服飾也等級化了。入關以后,滿漢服裝逐漸趨于一致,男子所服的坎肩等至今仍有沿用,而女子旗袍歷經演變,現已成為我國傳統女裝的代表。
滿族食品也極富特色,歷來有“滿點漢菜”之說。最能代表滿、漢族飲食文化交融的莫過于“滿漢全席”。其菜肴選料、制作和吃法上都保持著滿族特色,其中山珍如猴頭菌、熊掌、人參、鹿茸等大都是來自東北地區。它是滿點與漢菜融合的精品,在清乾隆時期就已成型,流傳了二百余年,乾隆間《揚州畫舫錄》所載,揚州地方的“滿漢席”,已有菜點100余道了。日常生活中,滿族民間還有許多風味小吃和種類繁多的點心。喜歡吃小米、黃米干飯與黃米餑餑(豆包),每逢過節時吃“哎吉格餑”(餃子)。每當陰歷除夕,晚飯吃滿族獨有的風味食品白煮豬肉,炙豬肉及糕點中至今猶存的“薩其瑪”等。今天中國北方的餃子、火鍋、酸菜、京味糕點等均與滿族飲食文化有著淵源關系。
滿族的住房,院落圍以矮墻,院內有影壁。室內一般有西、中、東三間,西間稱西上屋,中間是廚房,東間稱東下屋,大門朝南。如兩間正房,外屋是廚房,安置鍋灶。里屋有三鋪炕,西炕為貴,供有祖宗神位,西墻上有祖宗神板。北炕為大,南炕為小。家中來客住西炕,家中長輩多住北炕,小輩可住南炕。滿族蓋房多開南窗和西窗,冬暖夏涼。
滿族舊時婚姻重視門第,盛行早婚和娶大齡女。這與旗內男子當兵出征,希望早育子女有關。貴族官宦人家,盛行指婚,多由朝廷指定結婚對象,一般旗人也有由族長指婚的情況。清代宮廷的“選秀”,是為皇帝及親王選妃,一般限定在八旗三品官內部遴選。八旗內男女年齡到十六、七歲,即可訂婚,男子訂婚與結婚年齡可能更小一些。婚姻由父母包辦,男方請媒人到女方說親,先后要去三次。每次都攜帶一瓶酒,到第三次才能知道是否成功。所以有句俗話“成不成,三瓶酒”。如果成了,女方父母向男方要彩禮,豬、酒、櫃、衣服、首飾等。男方送的彩禮,全部作為姑娘的財產。舊時滿族結婚過程較為繁多,有議婚、小定、大定、過禮、送日子、開鎖、送嫁妝、迎娶、坐帳、合巹、分大小,回門和住對月一整套過程。結婚時,新娘要在洞房炕上坐帳一日,稱為“坐福”。晚間在地上放一桌子,桌上放兩個酒壺和酒盅,新郎新娘手挽手,繞桌子三圈后飲酒。炕上點燃一對蠟燭,通宵不熄,房外一人或數人唱喜歌,名曰“拉空家”,或有人用黑豆往新房窗戶上撒,熱鬧一兩個小時后自散。三日后新郎新娘回娘家。
滿族重視禮節。過去少輩對老輩是三天一小禮,五天一大禮。少輩每隔三天要給長輩打千請安,隔五天見長輩得叩頭,打千的形式男女有別,男人哈腰,右手下伸左手扶膝,似抬物狀,女人雙手扶膝下蹲。路上遇見不相識的長者,要鞠躬垂手問“賽音”(滿語,好的意思)。如騎馬,要下馬閃在路旁讓路,等長輩過去,再上馬趕路。遠方親友相見,不分男女皆行抱腰接面大禮。
滿族的喪葬也有一個演變過程。受自然地理環境等因素的影響,滿族先民的喪葬儀式比較簡約、粗疏,曾經有天葬、土葬、獸葬、樹葬、水葬、火葬等形式。入關前,滿族以火葬為主,自順治帝后期起,受到漢民族文化的影響,滿族普遍改成棺材土葬,并結合本民族特點,形成了滿族的特色葬俗。乾隆以前,各地駐防旗人由于要將死者及其遺屬送回京中故旗,所以仍保持了火葬,而將骨灰裝殮回京。乾嘉以后,允許駐防旗人在當地安葬,也改為土葬。早期滿族貴族有人殉之俗,后改為剪發代殉和焚燒紙扎的奴仆。在農村地區,不準許在西炕和北炕死人,因為門是活人出入的地方,因此,死人入棺后,只能從窗戶抬出。人死后,在院子西邊立一桿子,高一丈五尺左右,上掛布幡,幡長九尺,用紅布和黑布做成。幡的頭和尾是黑布,中間四條是紅布。出殯時,親友要搶幡上的布,給自己孩子做衣服,認為可避邪,不做惡夢等。今天廣州滿族保持完整的滿族墳場,仍能看到滿族葬俗的一些特點。
古代滿族愛好歌舞,多由狩獵、戰斗的活動演化而來。入關后,舞蹈必選身體強壯的人,穿豹皮唱滿族歌,伴以簫鼓,稱作“喜起舞”,或舞者一半人扮成虎、豹等獸,一半人騎假馬追射,稱作“隆慶舞”。喜慶宴會時,主客男女輪番起舞,舉一袖于額,反一袖于背,盤旋進退,一人唱歌,大家呼“空齊”相和。進入遼沈以后,更多的吸收了其他民族的歌舞形式。在宮廷樂舞中,備有滿、蒙、漢,朝等族的舞蹈。
滿族的傳統體育項目大都與狩獵相關,有舉重、摔跤、跳馬、跳駱駝及溜冰等。“跳馬”要在馬飛跑時,橫躍馬身;跳駱駝則是從后躍上駝背。跳馬與跳駱駝,都是為和敵人短兵相接時,便于飛上敵騎的擒拿技術,并成為經常鍛煉的運動項目之一。跑冰鞋在19世紀中葉以前是八旗士兵必須操練的一項軍事技術。乾隆時期,每年陰歷十月都要在北京北海冰面上檢閱八旗子弟滑冰,作為訓練部隊的制度之一。參加這種檢閱的人數達1600名(每旗200人)。這樣盛大的滑冰大會,在當時是舉世無雙的。除了表演速度外,還有花樣滑冰、冰上足球比賽、冰上雜技、滑冰射箭項目等。舊時旗人所用的木板冰鞋還可在北京民間找到。
在漫長的社會歷史發展中,滿族先民形成了富于自己民族特點的歲時文化,如遠在渤海國時期,就已經有了春節、端午節等節慶習俗。這些習俗與其受到漢文化影響有關,但也具有自己民族的特色,如女真人在端午節有采艾蒿、吃艾糕、系長命鎖、射柳祭天等習俗。清入關后,滿族的歲時文化與漢族文化結合,互相吸收,漸趨一致,其間仍然顯示出滿族歲時文化的某些特色。如滿族春節吃餃子、吃薩其瑪,滿族的端午節不是祭祀屈原而是為了健身祛病等等。
春節,是滿族人民重要的傳統節日。節前要做滿族傳統糕點——薩其瑪,張貼對聯、窗花、掛箋(按旗屬分別貼紅、黃、藍、白色)、掛“福”字。午夜分發“神紙”之后,晚輩男子到族內各家“辭歲”。除夕半夜子時,家家吃餃子,取“更歲餃子”之意。還要把一枚銅錢(富家有的用金錢小保及寶石等),暗放餃子中.誰吃到了則終歲大吉。除夕,家家院內豎燈籠桿,高可達二丈,上扎松枝,高掛紅燈,紅燈至初六,夜夜不熄。宮廷中則于臘月二十四日懸掛“天燈”,至次年二月初三日出燈止。
正月十五元宵節又稱“燈節”,滿族除掛彩燈外,還制作“冰燈”,元宵節的主要內容不是吃元宵,而是觀彩燈。滿族聚居的市鎮,街道上懸掛起成千上萬只巧奪天工的彩燈。農村還有元宵節晚上“蒸面燈”之俗。晚清廣州“羊城燈市”中,以旗人所制燈最為璀燦奪目,成為廣州一種特產。
滿族歲時風俗,多與漢族相近,但又保持著不少滿族特色。正月十六,北方各地滿族婦女,盛行臥冰與“滾冰”,象征著去除晦氣;正月二十五“添倉”,祈求豐年;二月初二“龍抬頭”祈求風調雨順;三月三“開馬絆”;清明節“祭墓”,上墳插柳;端午節要外出踏青、擊球、賽秋千等。近年來,各地滿族多有慶祝“頒金節”的民俗:后金時期,皇太極于1635年農歷10月13日,將族稱定為“滿洲”(或作曼殊、滿殊),滿族人把這一天作為滿族的誕生日,舉辦滿族“命名日”,即“頒金節”的慶祝活動。
滿族曾信仰薩滿教。“薩滿”是通古斯語,意為“瘋狂的人”。漢譯為巫師。滿族的薩滿教兼有自然崇拜、圖騰崇拜、祖先崇拜和偶像崇拜四重含意,故崇拜的神祗既多又雜。祭記的方式也不盡相同,有宮廷與民間之別,富者與貧者之別及地區之別、家族之別。清王朝初期,皇宮里的薩滿多由熟悉愛新覺羅氏族方言而又聰明伶俐的女人擔任,稱薩滿太太,專管皇帝舉行各種神典,口誦滿語祭神,與民間為人治病的薩滿不同。直到新中國成立前,在東北的寧古塔和愛輝等地,滿族仍然保有薩滿教。民間薩滿分兩種,一種是跳神的薩滿,為人治病、問卜、求神驅鬼,另一種是管理祭祀的家薩滿,負責祭祀祖先神。過去滿族的農民“信巫不信醫”,有病先請薩滿跳神,無效才請醫生診治。薩滿祈禱跳神時,頭戴尖帽,綴五色紙條,下垂蔽面,外懸小鏡,身穿長布裙,腰系銅鈴,擊鼓而舞,口中念念有詞。而家薩滿在各姓氏中都有一名。在祭祀祖先時跳神唱滿語神歌,歌頌一年的豐收,或贊頌祖先的功德。
滿族的正屋西墻上,皆置一尺八寸寬、一尺半長的“祖宗板”,滿語叫“倭車庫”。祭時放著神刀(哈馬刀)和箭,表示是祖先使用過的東西。在神板旁吊著黃色布袋叫“媽媽口袋”,也叫“子孫娘娘”,其中放著三、四丈絲繩叫“子孫繩”、“長命繩”。祭祖之前,先將祖宗匣接到西炕,擺三張桌供黃米餑餑。然后家中長者把匣打開,全家按輩分排序叩三個響頭后,分別到南北炕或外屋跪下。這時薩滿開始上裝,穿上裙子,系上腰鈴,戴上神帽,手持鼓,在祖先前祈禱,并開始跳神。跳時先轉三圈,向后退三步,邊念祝詞,邊走舞步,一般要跳三晝夜。
祭天一般都在祭祖的第二天。滿族每家院中都有影壁,影壁后立一丈高桿子,稱為“索倫桿”,頂端貫一豬頸骨。祭“索倫桿”用全身無雜毛的黑公豬,宰殺后將腸和膀胱等物放入桿子的斗里,讓烏鴉來吃,三天之內吃掉為吉利。另外.將豬肉切碎,放入少許小米煮粥,稱為小米肉粥,請親友、鄰居、甚至過路人都來吃肉粥。吃肉粥必須在屋外,而且必須當天吃完。
滿族民間祭祀活動,規模上分家祭和族祭,時間上有朝祭和夕祭等,種類則有許多。各地區,甚至不同家族祭祀的內容、方式、程序等亦不盡相同。所謂“一個姓氏一壇香”。
清代,滿族也有崇信佛教和關羽的,但祭祀儀式仍襲用薩滿祭祀而有別于其他民族。駐防旗人后裔有家中掛祖宗袋的,袋中所裝,為從關外帶來的家鄉的泥土。廣州滿族祭“落廣祖”,所祭為第一代到廣州落戶的祖先。
滿族是一個十分重視文化教育的民族。清代以來,在民族關系不斷發展的背景下,滿族教育與文化也有了很大的發展。滿族教育的普及面及辦學種類創歷史紀錄。有隸屬于國子監的八旗官學,有隸于宗人府的宗學和覺羅學,專管宗室、覺羅子弟的教育。京畿地區外,在八旗駐防地方和發祥地東北廣設官學。普通旗人主要上的是八旗義學。義學隸屬于各旗參領,八旗幼童十歲以上入學學習。各駐防地方也多設有義學,以便貧寒旗人子弟也能入學讀書。教師一般在本旗佐領下推選,學習滿語滿文及騎射,學習成績歸檔。后期也有由當地漢族儒士充任教師的,學習內容也多轉向漢族傳統文化。科舉方面,清初以降即特設八旗考試,并設滿文翻譯考試。起初,科舉方面還是旗、漢分考,后漸一體考試。教育的普及,對于滿族文化的發展起到了重大作用。
清代舉國家之力,編纂了一大批類書,如康熙時的《古今圖書集成》、乾隆時的《四庫全書》等,給中華文化留下了寶貴的財富。滿族自身也有相當數量的著作傳世。康熙主持編修的《數理精蘊》、《歷象考成》、《皇輿全覽圖》等書,具有較高的科學價值。在科學技術與醫療衛生方面,滿族還有相當數量的著作與成果。乾隆的第五子永琪,在幾何學上造詣頗深,其算法與今天的幾何學大體相同。其孫奕繪在數學領域亦有較高造詣。左都御史拉布敦,“習外國語”,是修洋鐘表的能手。滿族的外科醫學接骨,八旗中稱之為“揣搬”。在西醫的石膏繃帶流行之前,在北京一直占主導地位。乾隆間的伊桑阿就是整骨專家,他培養了許多接骨醫師。各地駐防旗人中也有不少的醫療世家。
早期滿文著作,如《滿文老檔》、《太祖實錄》和圖理琛所著《異域錄》等,都是眾所周知的著作,學習滿文應用之書如《清文啟蒙》、《初學必讀》、《虛字指南》及《清文典要》等,是以漢文解釋滿語語法、讀法、書法及造句的書。滿譯的漢文名著極為普遍,漢文名著大多譯成滿文。官書不計外,民間說部如《三國演義》、《西廂記》、《紅樓夢》、《金瓶梅》、《聊齋志異》等,均有滿文譯本。扎克丹所譯《聊齋志異》,將原書神態畢現地譯出,文字表達達到了極高的境界。
滿族文化的發展,還突出表現在滿族用漢文著書立說方面。著名詞家納蘭性德所著《飲水詞集》和《側帽集》,清新自然,具有很高的藝術價值。正白旗包衣(家奴)曹雪芹所著《紅樓夢》,以封建貴族家庭生活為背景,廣泛反映了當時中國社會現實,被譽為中國封建社會的百科全書,將中國古典小說創作藝術發展到了空前的高峰,在世界文學史上占居重要地位。清朝貴族昭梿所著《嘯亭雜錄》,就其耳聞目睹的清前期的制度、儀禮、事件、人物等,雜記成書,對研究滿蒙及清代歷史具有參考價值。富察敦崇所著《燕京歲時記》,是北京歲時風土的記錄,現有多種外文譯本。滿族縣令和幫額所著《夜談隨錄》,反映了滿族下層的不滿情緒。清代滿族還出現了不少女作家,西林太清(顧太清)所著《天游閣集》,具有很高的藝術價值,被譽為清代第一女詞人。此外還有科德氏著《琴譜》、完顏悅姑著《花堁閑吟》、庫里雅令文著《香吟館小草》等。
清中葉以后,旗人中出現了一種新的鼓詞,只有唱詞,沒有說白,配合鼓板三弦演唱,名為“清音子弟書”,在北京和沈陽等城市流傳很廣,為一般市民階層所喜愛。鶴侶和韓小窗所著子弟書《借靴》、《侍衛嘆》等,流傳最廣。還有一種民間“八角鼓”唱腔和鼓詞,直到清末還普遍流傳。
 
(責任編輯: 鄭超
藏宝图两肖两码中特 万美娱乐官网登录 海南体彩新环岛赛app 胜利足球2014免费版 内蒙古十一选五计划 排3单期走势图 足球彩票十四场推荐 自动投注app 排3跨度 香港赛马贴士排位 快乐十分2.3.5.8组合